[摘要]贾母在贾家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,对于宝黛恋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问题来了,贾母对于宝黛恋的真正态度到底怎样呢?

八卦红楼梦:贾母对宝黛爱情的真实态度是什么?

要想知道贾母对宝黛爱情的真实态度,首先需要知道贾母对宝钗和黛玉的态度。宝玉的因素可不在考虑之内,因为这位带玉而生、长相又酷肖他爷爷的宝贝孙子,是贾母的掌上明珠,“心肝肉儿”、“命根子”不足以为形容。在贾母眼里,宝玉永远没有错,如果宝玉有错也是由于别人的错。宝玉挨打,那是贾政的错,是贾政要和贾母过不去。紫鹃情试宝玉,宝玉发痴,那是紫鹃的错,应该打的是紫鹃。这样说来,贾母对宝钗和黛玉的态度应比较简单,她必是以宝玉的态度为转移了?却又不然。

黛玉初进贾府,贾母对黛玉的态度,大家都看到了。那是“一把搂入怀中,心肝肉儿叫着大哭起来”。而且住处安排,别具深情。让宝玉暂住自己的套间暖阁,腾出碧纱橱给黛玉住。孙子和外孙女几乎享有等量齐观的地位。薛宝钗来后,这种状况格局也没有改变。到第二十二回,有了一点小情况。贾母突然拿出二十两银子,要给薛宝钗过十五岁的生日。王熙凤也不免感到意外。书中对此只交代一句:“谁想贾母自见宝钗来了,喜她稳重和平。”因此,过生日的理由不成问题。问题是生日宴席和观戏的时候,“贾母因问宝钗爱听何戏,爱吃何物等语。宝钗深知贾母年老之人,喜热闹戏文,爱吃甜烂之食,便总依贾母往日素喜者说了出来。”结果,“贾母更加欢悦”。

八卦红楼梦:贾母对宝黛爱情的真实态度是什么?

虽然不能由此得出结论,认为贾母对宝钗的喜欢已经超过了黛玉,因为过生日此举也还有人情的分寸在里面,疏者近之、近者疏之,也是人情之常态;但如果说宝钗已经赢得了贾母的好感,应该是不争之事实。其实还隐含着另一层意思,即极度夸赞一个人的品行,意味着其人之容貌,在夸赞者眼里,可能弱于和她具有同等身份地位的人。贾母是太喜欢生得美貌的女孩子了。她深知黛玉的出众美貌。但古代优秀女子应该具备的“德、言、工、貌”的“四德”,前三“德”,黛玉明显弱于宝钗。黛玉诚然也善于“言”,但她的“言”尖刻有余,温润不足。不过截至第二十二回,贾母对黛钗的态度,还不能说已经有了明显的选择性的倾向。

关键是第二十三回,元妃为了不使“佳人落魄,花柳无颜”,于是发出特别指令,同意贾宝玉和众姊妹都搬进大观园居住。聪明的元春,竟有此“不智”的决定。结果使“花柳繁华”的大观园,顿时变成了宝黛爱情的乐园。原来两个人仅是朦朦胧胧,不知何似。现在可好,又是读《西厢》,又是“通戏语”,又是“春困”,又是“发幽情”,又是听“艳曲”,又是“警芳心”,又是写诗,又是“葬花”,不见苦闷,见了就吵架。而且旁若无人,说吵就吵。一直到二十八回,发生了一件大事。元妃从宫中送礼物,独宝钗和宝玉的一样多,黛玉仅仅和探春三姐妹一样。兹事体大。惹得宝黛又大吵了一次。元春此举不像是和贾母商量的结果,因此元春的态度并不等于贾母的态度。但如果说这件事对贾母毫无影响,鬼才会相信。

八卦红楼梦:贾母对宝黛爱情的真实态度是什么?

接着就是第二十九回“清虚观打醮”。打“三天平安醮”是元妃的主意,一百二十两银子也是元妃所出。谁想到凭空杀出一个张道士,见了贾母就要给宝玉提亲。贾母说道:“上回有和尚说了,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,等再大一大再定吧。你可如今打听着,不管她根基富贵,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,来告诉我。便是那家子穷,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。只是模样性格难得好的。”贾母这番话不可轻看。“和尚”云云,那是应付张道士的话,可不置论。但“模样性格”两条标准,可是老祖宗第一次当众透露。而且把“模样”放在前面,且重复了两次。怎么样?我说贾母特别喜欢容貌出众的女孩子,没有说错罢。

依本人多年读《红楼》的浅见,贾母和元春在宝玉婚姻问题上,事实上存在分歧。元春的礼物岂是随便送的?难道不相当于对宝钗的礼定吗?但贾母不以为然。“和尚说了,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,等再大一大再定吧。”这一席话,是不是也可以看作是贾母对元春“礼定”举动的一次答复呢?她显然中意宝钗的性格,这点和元春一样,但模样?可未敢必。以贾母老到而又敏锐的审美经验,她不会喜欢一张皮肤紧绷的大园白脸(书中说宝钗“脸若银盆”)。外孙女林黛玉的美貌贾母自然深知,但性格?她无法满意。所以,“等再大一大再定吧”,这就是贾母二十九回以前对宝玉婚姻的态度。

八卦红楼梦:贾母对宝黛爱情的真实态度是什么?

“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。”元春的礼定和贾母的不定,终于酿出了一个接一个的大的事端。

暂无评论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